返回

第13章 史无前例的解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进书架 下一章 回目录
    “你保护好自己,我出去就报警。”江颜小声提醒了他一句,接着叫着父亲上了车。

    “家荣,一定要注意安全啊。”

    没想到一直很少正眼瞧林羽的老丈人,临走前竟也不放心的嘱咐了一句。

    “拿来吧。”

    江颜他们走后,刀疤脸迫不及待的带人围住了林羽,伸手要去抢他手里的字帖。

    林羽嘴角勾起一个玩味的微笑,接着闪电般抓住了刀疤脸的手腕,随后用力一掰,咔嚓一声,刀疤脸手腕应声而碎,紧接着林羽一脚踹向他胸口,刀疤脸还没来得及发出痛呼便飞了出去,重重的摔在五米外的地方上,翻了两个滚才停下来。

    “不好意思,劲儿用大了。”林羽有些歉意的说道,他已经尽量克制了,没想到力气还是这么大。

    刀疤脸痛苦的叫了两声,爬起来噗的吐了口鲜血,嘶声道:“给老子整死他!”

    一众小混混刚才被林羽这一招震惊到了,刀疤男这一喊他们才回过神来,立马扬着手里的刀棍冲了上来。

    但是他们冲到跟前之后,林羽竟然不见了!

    “在这呢。”

    林羽拍了拍其中一个小混混的后背,在他回头的刹那,一巴掌扇到他头上,小混混砰的栽倒地上,没了知觉。

    一众小混混被林羽恐怕的身手吓慌了,大叫一声,用来掩饰自己的恐惧,再次挥舞着刀棍冲了上来。

    林羽懒得跟他们浪费时间,一人一个手刀,不出十秒钟,一帮小混混已经全部栽到了地上。

    “你……你是什么人?”

    刀疤脸张大了嘴,捂着胸口满脸震惊的望着林羽,自己一抬头的功夫一帮小弟竟然都倒了。

    李,李小龙?

    不可能!就是李小龙在世也做不到这么快!

    刀疤脸内心惊恐万分。

    “我是谁不用你管,你只要记住,我是你惹不起的人就行。”林羽走到刀疤脸跟前,面色威严,十分霸气。

    “回去告诉那个店老板,以后别再想着打我这幅字的主意,还有,你以后再见到我老婆,礼貌点,眼珠子再敢乱看,我就给你抠出来,听到没?”林羽声音冷峻,带着满满的压迫感。

    “听,听到了。”

    刀疤脸额头上已经满是冷汗,林羽的声音竟然让他遍体生寒。

    看着林羽远去的背影,刀疤脸咬咬牙,脸上浮起了一丝阴狠的神情,接着掏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

    林羽抱着字帖直接回了家,看到林羽和字画都完好无损,江敬仁和江颜脸上都写满了震惊,忙问他是怎么回来的。

    “你们刚走,警察就来了,把他们吓跑了。”林羽随口编了个瞎话。

    江颜长呼了口气,说道:“幸亏我报了警,他们去的还真及时。”

    林羽把字交给江敬仁,江敬仁满面兴奋,连忙给林羽倒了杯茶,慈爱道:“贤婿,辛苦了,快坐,喝口茶。”

    江敬仁现在看林羽是怎么看怎么喜欢,这个女婿今天真是给他争足了面子,帮他淘回来了一副无价珍品不说,还让唐宗运这种古玩名流主动巴结他,这五十多年来,他从没像今天这么开心过。

    江颜忍不住对自己老爹翻了个白眼,刚才在古玩店还要死要活的让她和林羽离婚呢,没想到现在就称呼贤婿了。

    “江颜,你在家陪陪爸吧,我还有事,出去一趟。”

    老婆这个称呼,林羽面对江颜时实在有些叫不出口,索性直接称呼她名字了。

    说完林羽再没耽搁,直接出门,准备赶往卫功勋家里,眼见就要到他们约定的看病时间了。

    谁知刚去小区门口没多远,突然有两辆警车跟了上来,车子停下后下来四五个身着警服的人把他拦住了。

    “何家荣是吧?你涉嫌恶意伤人,麻烦给我们走一趟。”其中一个国字脸的中年人出示了下证件,冷声道。

    国字脸说话的时候,其他人都如临大敌般看着他,手全扣在腰间的枪包上,似乎林羽一有异动,他们就会毫不犹豫的击毙他。

    林羽有些无语,看这架势,应该是刀疤脸报的警,作为一个大混子,被人打了竟然报警,也太窝囊了吧。

    反正是他们先劫的自己,林羽也不害怕,跟着他们上了车,打算去警局把事情跟他们说清楚。

    林羽不知道的是,这个国字脸正是刀疤头和店老板的大哥,刀疤头被打之后就给他打了电话,让他把林羽抓了,看看能不能从林羽手中把字帖勒索出来。

    一到分局,林羽的手机就被没收了,随后被带进了一个狭小的审讯间,被人锁在了审讯椅上。

    没一会儿,刚才的国字脸和一个小年轻就进来了,在他对面坐下。

    “你就是何家荣,今天下午在石门路,你打伤了十一个人,是吧?”

    “对,但是是他们想要先抢劫我……”

    “回答我,是还是不是?!”

    林羽还没说完,国字脸突然冷冷的打断了他。

    “是。”林羽只好点点头。

    “这十一个人现在都在医院,其中轻伤五个,重伤四个,还有两个人至今昏迷不醒,随时可能有生命危险。”

    “不可能,以我下手的力度,他们最多昏迷一会儿就醒了,不可能有生命危险。”林羽皱了下眉头。

    “你说没有生命危险就没有生命危险?要不要我给你医院的证明看看?!”国字脸怒气冲冲,语气极具压迫性。

    林羽看着国字脸迫切的神情,突然觉得事情似乎有些不对劲。

    “小子,我告诉你,现在人家说了,要起诉你,一旦法院定罪,你起码得进去蹲个十几二十年。”国字脸沉着脸,故意给林羽施压。

    随后他语气一缓,接着道:“不过对方也说了,只要你把那副字帖交出来,这事就算了了。”

    “那你让他们去告我吧。”林羽满不在乎的笑了笑,现在他看出来了,感情这个国字脸跟刀疤脸是一伙的。

    国字脸给身边的小年轻使了个眼色,示意他给林羽点颜色看看。

    这么多年国字脸抓过的人不计其数,有很多人一开始也像林羽这么狂妄,但是在他手底下走一遍,不出半个小时,就都得老老实实求饶。

    小年轻起身走到林羽身边,一边晃着手里噼里啪啦发着蓝光的电擊器,一边对林羽说道:“小子,有些东西你担不住,留着反倒是祸根。”

    他是国字脸的亲信,刚才国字脸已经把事情都告诉了他了,所以他才这么尽心尽力,就是为了自己也能跟着分一杯羹。

    林羽压根没搭理他。

    “不识好歹!”

    小年轻有些被激怒了,将高压脉冲调节到最高,接着狠狠的往林羽身上捅去。

    他没注意到的是,此时林羽也一脚踢向了他的脚踝。

    小年轻只感觉脚上一疼,身子猛地一偏,快速的往地上坠去,手肘碰地后手中的变压器一下捅到了自己的脖子上,小年轻身子猛地一阵抽搐,哼都没来的及哼一声,就昏了过去。

    “啧啧,这玩意儿够猛的啊。”

    林羽还是第一次接触到这种东西,不由有些兴奋。

    “你敢袭警!”国字脸啪的一拍桌子,勃然大怒,“我警告你,我现在就是把你毙了都行!”

    国字脸一手指着林羽,一手按到了腰间的枪包上。

    “我也警告你,你再不放我,一会儿卫功勋来了,你这身官服就保不住了。”林羽脸上毫无畏惧,冷哼了一声。

    听到卫功勋三个字,国字脸面色瞬间一变,整个清海市公安系统的总头,他当然知道。

    “你认识卫局?”国字脸紧皱着眉头,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林羽,极力想从林羽的表情上辨别他话的真伪。

    “不错,而且关系还不错。”林羽笑眯眯说道。

    “放屁,凭你这个乡巴佬也能认识我们卫局?”

    这根本就不可能,他去抓林羽之前特地调查过,这小子除了能打点,根本一无是处,就是个吃软饭的窝囊废,没钱没背景,虽然他岳父岳母都是机关干部,但都是闲职,压根没什么权力。

    “你爱信不信,可能不出五分钟,他就会赶过来。”

    林羽瞥了眼地上小年轻的手表,距离他跟卫功勋约定的治病时间已经过去了二十分钟。

    林羽推断卫功勋等不到他,肯定会打电话,而自己的电话被国字脸的人没收后关机了,以卫功勋作为刑警的敏锐意识,打不通电话,肯定会意识到自己可能遇到了危险,必定会吩咐手下查找监控。

    二十分钟,对于公安系统的人来说,足够了。

    “你当老子是三岁小孩是不是?”

    对于林羽的话,国字脸自然不信,抄起橡胶棍准备亲自教训林羽。

    谁知他手中的橡胶棍刚扬起来,门突然砰的一声被人从外面撞开了,随后冲进来七八个全副武装的武警,没错,是荷枪实弹的武警!

    国字脸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两个武警撂翻在了地上。

    “何老弟,你没事吧。”

    紧接着卫功勋小跑了进来,一脸歉意的对着林羽说道:“对不起,我来晚了。”

    “没事,没事。”林羽面色平静,心里却暗暗吃惊。

    他猜到卫功勋能来,但没想到他会带这么多武警来,除了屋里的几个,门外也站了不下十数个,大有一种冲进恐怖分子老巢解救人质的架势。

    要知道,这可是他下面分管的一个分局啊,对自己的手下,至于这么大动干戈吗?

    对卫功勋而言,确实至于,如果换做旁人,他一个电话就可以让分局局长放人,但是被抓来的可是林羽,林羽是谁?

    林羽是他妻子的大救星,是他岳父的贵客,他绝不可能让林羽有一点闪失!

    他不敢有丝毫马虎,毕竟监控上显示的可是四五个刑警持枪把林羽抓走的。

    在不了解情况的前提下,他不敢冒险,直接调用了总局的武警力量,冲到分局来解救林羽。

    而这所分局的局长此时正弓着身子站在门外,脸色煞白,头上汗如雨下,身子因为惊恐而瑟瑟发抖,他知道,自己这下是彻底完蛋了。

    他从警二十多年,还是头一次见公安总局局长亲自带武警队出任务,没想到这第一次,就落到了自己头上,日后必然会成为整个公安系统的笑柄。

    想必里面坐着的,定是个神仙般的人物。

    这个饭桶蠢货脑残!

    他欲哭无泪,内心忍不住痛骂起了国字脸。

    “竟敢滥用公职,动用私行,给我把他铐起来!”卫功勋看着地上的国字脸厉声道。

    国字脸也被这一番架势震惊到了,还没等反应过来,就在一脸懵逼的状态下被铐走了。

    此时宝缘阁古玩店内,店老板正坐在太师椅上捧着一个歪嘴红泥小壶悠闲的喝着茶水,耐心的等待着大哥的好消息。

    对于今天下午三弟的失手,他十分意外,不过好在还有大哥在,大哥做事一向稳重,这么多年来,还从未失手过,这次肯定也不例外。

    他仿佛已经看到了那副疑似真迹的明且帖飞到了自己手中,仿佛已经看到了满天的钞票纷飞,忍不住嘿嘿的笑了起来。

    这时一阵电话铃声响起,他慌忙伸手接起,内心激动不已,“喂,老三,事情成了?”

    “成个屁,二哥,你知道你这次得罪的是个什么人物?!”刀疤脸的声音里带着一丝压抑的哭腔。

    “怎么了?”店老板发觉不对,猛地坐直。

    “公安总局局长亲自带队去解救的他,大哥直接被总局的武警给抓走了,而就在刚刚,清海市公安局对我发布了A级通缉令!哥,我这下彻底完了!”刀疤男再也忍不住,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