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四章财路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进书架 下一章 回目录
    “那你看看书?小时候,你不是最喜欢看书么?”小舅舅说着,就翻箱倒柜的给我找书。

    我望着小舅舅,让他别忙活了,靠在床榻旁,跟小舅舅聊天,谈论有关母亲的事儿。

    小舅舅说,母亲原本是魏家的希望,如果由母亲接替他现在的位置,那么魏家也不至于落魄到今天这种地步。

    这时候的我,还以为小舅舅口中要母亲接替的是这家棺材铺。

    只是在我看来,母亲也只是养在深闺之中的女人,对于这打理生意的事儿只怕也并不擅长。

    一整夜,小舅舅与我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一直撑到了第二天天亮,而接下来的几天也是如此。

    小舅舅夜夜来烧桃花,那东西,就真的再也没有出现过。

    只是,到了月末小舅舅买来的这些桃花也烧不了多久了,如今并非是桃花盛开的季节,并且,这些焚烧的桃花都是上品,这一夜夜烧的都等同于真金白银。

    小舅舅这家棺材铺生意也差强人意,加之救我和蕴禾时他被族长讹诈了一大笔,如今已经捉襟见肘。

    沉思几日,小舅舅决定去寻他的挚友借些银元,而他那朋友,也是两袖清风,不过却说眼下有条财路。

    他那朋友叫叶苍,和小舅舅算是忘年交,因为对方已经年近五旬,小舅舅说他在行里有些名头,赚的也不少,只是好赌好酒好色,所以几年下来也无钱傍身。

    如今这叶苍也不知打哪里打听得知蔚县雍山上有金矿,如今正逢乱世,蔚县的县长都跑了,也无人管束,所以小舅舅打算跟着他一同去雍山挖金矿。

    蔚县离这也并不算远,小舅舅让我切勿担心,他会速去速回。

    临出发前,小舅舅还一脸严肃的叮嘱我:“安之你记住,你自己不能出屋,而且也别让蕴禾,还有楚楚进这个屋子,省的?”小舅舅顿了顿:“省的她们被那东西给招惹了去。”

    “嗯,我知道。”我虽心中害怕,对于蕴禾也是十分想念,可一想到那东西很有可能也会招惹蕴禾便立即冲着小舅舅点头。

    小舅舅走时还特地把两袋桃花干送到我的屋子里,说是会尽快回来,然后替我关上门就匆匆忙忙的离开了。

    我坐在床上,望着窗户外,看着小舅舅走远了,心就不由的提了起来。

    而这仅仅只是开始,等到夜幕降临,我莫名的就开始瑟瑟发抖,心中惊惧,便将火盆子给烧了起来,就如同这几日小舅舅做的一样,把花瓣撒入火盆里。

    这花瓣一烧就是一整夜,原本两袋桃花够烧个两三夜的,只是我太过于惊恐,这撒入的花瓣太多,两袋一夜就烧完了,而且还是勉强撑到天亮的。

    这么一来,我就开始变得越发局促不安,期盼着小舅舅快些回来。

    我望着窗外阴沉沉的天空,楚楚给我送饭菜也没有胃口,索性就不吃了,开始在屋内踱步,一遍又一遍的来回走动,心心念念的,就是希望小舅舅能快些回来。

    夜深了,小舅舅没有回来,我本想着出屋去找找桃花干,好在屋里继续烧,可是又想着,小舅舅说过,我是不能出屋的。

    于是,只能大声喊道:“楚楚?楚楚!”

    这叫了半晌,院子外头也没有半点的响动,我抬起脚有种想要出房门的冲动,不过这种冲动还是被理智所压制。

    我担心,自己出了这房门之后,那东西就跟着我一块出去了。

    最后,说不定真的会害了蕴禾和楚楚。

    这么想着,我便又伸手准备关上木门,也是在这时,我才注意到,这木门的门框上居然贴了三张白纸,而白纸上则写着我完全看不懂的好似符文一样的文字。

    难道小舅舅会驱鬼么?我凝眉想着,不过那东西,不是鬼吧?望着这三张纸,我心中并未踏实,只是关好了木门之后,就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瞪着眼眸,等着天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