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九百四十五章 大明的新情况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进书架 下一章 回目录
    放下了信笺,杨峰拿起桌上的茶杯喝了一口,却发现茶水已经冷了。

    杨峰无奈的摇了摇头,若是在自家的府邸里,这种事根本不会发生,身边的侍女或是妻妾早就替自己把茶杯换了,只是自己身边的家丁都是提惯了刀枪的家伙,让他们冲锋陷阵没有问题,可让他们干这种伺候人的细活却是强人所难了。

    只是想到这里,杨峰心里便是微微一惊。不知从什么时候起,自己居然已经习惯了这种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生活,这种迹象可不大好。

    要知道五年前自己还只是一个只能住着最便宜出租屋,看不到希望的处于社会底层的打工仔,现在居然为了一杯凉掉的茶水而心生不悦,自己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娇惯了,这可不是什么好现象。

    将冷掉的茶水一饮而尽,杨峰喊了声:“来人啊!”

    宋烨大步走了进来,敬了个礼问道:“侯爷,您有何吩咐?”

    “今儿送信来的那位公公走了没有?”

    “还没走。”宋烨道:“由于今天风浪比较大,那位公公生怕晕船,所以推迟了回去的日期。”

    “那就好。”杨峰心里一松,“你马上去一趟,将那位公公请来,就说我有事要请教他。”

    “喏!”

    二十多分钟后,大门被推开,宋烨领着一名四十来岁的太监走了进来,这名太监进来后便朝杨峰行了一礼恭声道:“司礼监随堂太监曹化淳见过侯爷,愿侯爷心想事成公候万代!”

    “嘿……”

    杨峰不禁失笑着摇了摇头,这宫里出来的太监怎么一个个说吉祥话就跟不要钱似地,张口就来,几乎都成为本能了,难怪……咦……等等……

    突然坐直了身子,杨峰提高了声音:“你再说一遍,你叫什么名字?”

    看看到杨峰突然变得严肃起来,站在一旁的宋烨眼神就是一紧,右手握住了腰间的火铳握把,紧紧盯住了这名太监。

    而那名太监心里也是咯噔一下脸色也是一白,战战兢兢的回答道:“咱……咱家叫曹化淳,敢问侯爷,这名字有什么不对吗?”

    “没有没有!”

    杨峰察觉到了宋烨的警惕和曹化淳的不安,笑着摆了摆手示意没事。

    只是心里却微微一惊,按照史书来看,曹化淳应该是前任司礼监掌印太监王安的人,因为得罪了魏忠贤被发配到了南京,直到崇祯继位后才被召回,现在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想到这里,杨峰不禁问道:“曹公公,你不是在金陵守祖陵吗,什么回京城的?”

    言者无心听者有意,曹化淳心里却是吓了一大跳,自己不过是一个斗争失败被发配的太监,对方却是位高权重手握重兵的侯爵,他是怎么知道自己的?

    只是心中虽然惊骇莫名,嘴里却恭敬的回答:“回侯爷的话,咱家是三个月前被陛下召回京师的。”

    “三个月前被召回京的?”

    杨峰疑惑的嘀咕了一声,心中不禁有些纳闷起来,这厮是被魏忠贤弄到南京看守祖陵的,朱由校却将他召了回来,这不是在打魏公公的脸吗?

    不过嘛,别人或许不敢打魏公公的脸,但朱由校却不一样,魏公公再位高权重也不过是皇家的一个奴婢而已,打了也就打了,你还敢有意见不成?

    压下心中的疑惑,杨峰不禁打量了一下曹化淳,还别说,这家伙虽然面目普通,而且一看就是那种忠厚老实的模样,难怪这么快就受到了朱由校的重用,要知道司礼监随堂这个位子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坐上去的。

    杨峰知道这位在后世里被我大清和东林党人黑化得厉害的太监其实却是个对大明皇室非常忠心,为人也挺厚道的一个人,所以在方便的时候他也不介意跟他拉近一下关系。

    拿起了桌上的信笺扬了扬:“曹公公,陛下在这封信里让本侯处理了此处事宜后尽快返京,但陛下在信里又没有说得太多,不知曹公公可知所为何事?”

    曹化淳犹豫了一下说道:“好叫侯爷得知,咱家其实也不是很清楚。但这一年多来,咱们大明的情况并不是很好。

    自打今年年初以来,侯爷荡平了关外的建奴之后,原本以为咱们大明的外患尽除,可以休养生息,孰料关内流寇之祸却愈演愈烈。以王自用的三十六营为首的贼寇在陕西、山西两地呼啸聚众数十万,高呼“与其坐而饥死,何不盗而死。”的口号杀官造反,事发后朝野震动。

    陛下下旨两地官府出兵弹压,孰料官兵大败,当时便有御史和言官上书请求陛下调集江宁军班师回朝剿灭流寇,但被陛下拒绝了。陛下下旨调集卢象升率领三万新军进入陕西弹压流寇。

    卢大人不愧是名将之姿,率领新军将流寇打得节节败退,就连贼酋王自用也被卢大人给砍掉了脑袋。”

    王自用死后,大伙原本以为流寇灭亡就在旦夕,不料贼寇又出了几个厉害人物,他们开始化整为零,更有人开始流窜到四川、河南等地。当地官府纷纷告急,卢大人由于兵力有限,对此也是无能为力,此时朝中又有人上书请求陛下掉江宁军回朝剿灭贼寇,咱家估计也正是因为此事陛下才召您回朝的吧。

    “原来如此!”

    杨峰点了点头,原来根子是出在这啊。

    说实话,对于流寇这种东西杨峰从来就没有什么好印象。

    当然了,以前杨峰念书的时候,历史课本都将他们称之为义军,并说了他们许多的好话。

    刚开始的时候杨峰也是这么认为的,因为明朝的朝廷昏庸腐败,导致民不聊生生灵涂炭,农民活不下去了这才起义造反。

    这话没错,换做杨峰也会这么干。反正都要死,杀官造反是死,饿死也是死,为什么不搏一把,说不定还能搏出一个未来。

    但是流寇的劣性就在于当他们从百姓变成流寇后,原本身上的善良便会很快蜕变成穷凶极恶,为了扩大队伍,他们每攻下一地便会将所有东西一抢而空,并裹挟所有百姓成为他们当中的一员,有敢不从的立刻就被他们打为异类并杀掉。

    他们就象蝗虫一样,将一个地方的所有东西吃光、抢光并全部破坏之后,就会朝着下一个目标前进。

    什么……要是抢完了怎么办?

    呵呵……关老子屁事,这不是还有那么多地方没抢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