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593章 我有棋局,可你有棋子吗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进书架 下一章 回目录
    唐正在《星源世界》见过这局棋。

    当然,星源世界的棋局太多了,残局也不是一处两处,没有什么意外的话,一局棋肯定会被忘记的。

    偏偏现在唐正想起来了。

    那个时候,是NPC执黑,玩家执白,而棋局的棋盘上……

    唐正一回忆起来那个棋局的设定,脸就黑了一下。

    游戏里的那一局棋,是一个关卡副本的最后一环,团长执棋对弈,而所有的队友都出现在了棋盘上,被封印进了黑白棋子之中……

    那是一个百人大副本,有攻略。

    最后那个关卡的破解方法团长按照攻略将棋局走下去,而队友不断地从棋子的封印中挣脱出来,然后攻击执掌黑子的Boss。

    这局棋,团长是很难下的,攻略只有三份,也就是说只能按照三种方法跟NPC下那一盘棋,可是,选择哪一种却是在看到队友位置的瞬间就要决定的。

    那个副本的失败判定很变态,如果队友没有从棋子的封印里挣脱出来,那打Boss的人就不够,肯定失败,如果团长这局棋杀得太快或者输得太快,队友还没从棋子里挣脱出来,他所在的那颗棋子就已经被提掉了,那自然是直接算作阵亡。

    唐正之所以脸黑了一下,就是因为他看到,棋盘上的一些棋子里,陆陆续续地出现了人影……

    和游戏里一样!

    他那些同来的队友们,冷战,秦融、田蒙他们,全都随机地出现在了黑黑白白的棋子中!

    可是……

    他不会下棋!

    一丁点都不会!

    游戏里棋子被提掉了,棋子里的队友也只是回副本门口重头再来。

    而如果和秦希这盘棋的棋子被提掉了……唐正不敢去想那个后果。

    他再一次清醒地认识到,这是星曜大陆,这不是他熟悉的游戏,在这里,除非是有唐小糖那样的逆天血脉,否则。人死是不能复生的。

    唐正坐下的时候,只是因为他见过这局棋。

    虽然他也记不全,但他有办法,至少。他比方君寂有胜算。

    可是,他没有想到,这一局棋竟然还会关系着这么多人的性命。

    就在唐小糖他们看着唐正脸色变了的时候,以为唐正出现了什么意外,但是。很快就看到唐正的面色又恢复了平静。

    他还是那个“请”的手势。

    而且,竟然还朝着秦希说了一声:“我的队友很强,你的时间不多!”

    唐正笑了。

    唐小糖却看愣了。

    方君寂沉默地盯着唐正的笑脸,深深吸了一口气,复杂地看了秦希一眼。

    秦希的一缕星力,凝聚成了一枚黑色的棋子,缓缓落在了棋盘上,他的目光却飘向了方君寂:“你这一眼,跟我位列星主的时候,看方君临眼神一模一样。”

    方君寂浑身震了震。

    唐正却开口了:“不带你这样的。跟我打,还要朝着另一个开嘲讽。”

    秦希哈哈笑了起来:“好。我已落子,你呢?”

    唐小糖低低叫了一声。

    唐正才发现,棋盘的两遍并没有棋盒!

    “如果是方君寂来续此残局,他可以以血凝子,因为他是紫金大帝的血脉,而你……凭什么跟我下这局棋?”秦希的声音,已经是一个不战而胜的胜利者了。

    他有棋局。

    可唐正没有棋子啊!

    唐小糖已经咬得嘴唇都出血了。

    怎么办?

    唐正现在该怎么办?

    就算他之前有什么打算,或者他比方君寂会下棋,可没有棋子。那这局棋直接就只能认输了?

    而且,方君寂竟然需要用血来跟秦希下这局棋?

    唐正和唐小糖都下意识地扫了一眼方君寂。

    方君寂自己却是眉目平静,似乎早就知道如果这局棋一开始,他就绝对没有活路了。

    “呵。这位星主到底想要你干什么啊?”唐正不怒反笑,朝方君寂问道。

    “抽取我全身精血开启天医秘境,并重塑我星脉,将紫微星主本源灌注而入――他即是我,我即是他……”方君寂毫无保留地回答。

    “哦……看来是强上不成,恼羞成怒了。”唐正笑着。

    “……”方君寂真的笑了。这么大的事在面前,这人能有个正形吗?

    他不是没听懂唐正的玩笑,而是,他就算听懂了也没空说话了……

    一枚棋子,凝聚在了唐正的手中!

    不是方君寂想象中的血色!

    天空之中的雷云,随着唐正手中的棋子拿出,而阵阵翻涌起来。

    秦希面不改色地看着唐正手中的棋子,唇角渐渐勾了起来:“我还是小看你了。”

    唐正手中的棋子,赫然散发着庄重的紫金光泽!

    ……

    这局棋是“静题”――无论哪一步都没有失误,哪怕是往回推,最后也还是会推到目前的局面上来。

    就好像秦希和方君临之间的局面。

    没有失误。

    怎么推都还是会到这样的局面。

    从题面上看,目前像是唐正所执的白子落后,棋局一开始前十手,原本是紫金大帝执棋的白子就下得十分跳跃,从第十手的一个挂角开始就飞起来了,直到一百多手的现在,有三分之一的白棋落子都不是在秦希预料到的地方,但是,一直稳稳掌握优势的却是秦希。

    棋局一直停在秦希之前认输的地方。

    而秦希刚才的落子,终于将这盘沉寂了千万年的残局重新点燃了,他的落子砍断了白棋中腹,瞬间将白子逼入了绝境。

    当年,一步棋,风云一动,他不是下不过这局棋,而是,输在了实力上。

    他下不下去了。

    可现在面对唐正,他有什么下不下去的?

    很显然,只要这一局棋按照这样的又是下下去。一定是他赢。

    不……

    可能根本就下不下去!

    看着唐正眉头深锁,秦希笑了起来:“就算有棋子,你也是放不下的吧……还是让方君寂来下吧,我需要的是他的血。”

    紫微星力的压迫。顿时压着三人而下。

    方君寂挥手往唐正和唐小糖的上方,腾起了一片七彩星力。

    唐正在思考,他也没有说话。

    三个人很静,就像谁都没有听到秦希的话一样。

    “哦……”唐正点了点头,“我想起来了。”

    秦希的这一步棋。就是当时那个副本的第二份攻略上的一样,唐正扫了一眼棋盘上那些陷入棋子中同伴,静静地捻起手中的紫金棋子,缓缓朝着棋盘上放了去。

    他浑身的星力,已经都在不断地运转了起来。

    他紫金腰带里的纯金,被不断地雕琢成一枚枚光彩夺目的棋子。

    其实,他也有点觉得好笑,刚到星曜大陆的时候,他想要从紫金腰带里弄出一小块紫金来,都要切割半天。现在却能轻而易举地将一枚枚棋子雕琢成型,任他取用。

    高纯度的紫金棋子,落在棋盘上的一瞬间,变成了一片雪玉一般的白!

    秦希的脸色终于变了:“你……落子了?”

    “看你这么惊讶的样子,我觉得浑身每根汗毛都在跳舞呢。”唐正笑着抬起头。

    “你的体内……”

    “应该有赦印,是不是?”

    “……”秦希沉目。

    “其实我现在应该说的是……咳,谢星主救命之恩?”唐正一扬手,又是一个“请”的动作。

    唐小糖真是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好了,好像哭也哭不出来,笑也太不应景了。

    很可惜。秦希留在他体内的那一道“不允许与紫微星眷者对战”的赦印,已经随着他的一夜七死,而烟消云散了。

    星曜大陆的星脉封印虽然很强大,甚至田蒙那种已经达到了“星咒”程度的封印。还能够一代代遗传下去,但是,在生死面前,即使是星主的封印,也必须往后排。

    星主领悟的是规则。

    而生和死,就是星曜大陆最本源的规则。

    如果说远一点。唐正大概只能理解为“地方法规不能与宪法冲突”吧。

    无论紫微星主是领悟什么规则,而登上星主之位的,他所下的赦印都越不过“生死”这一本源规则。

    “不错。”秦希的眼神终于认真起来了,“我以为是我小看人了,没想到,我可能根本就是认错人了……”

    唐正不知道秦希这话什么意思。

    但是,随着秦希下一子的落下,唐正身后的星象轰地一下被逼了出来,迎风舞动的太昊之轮上,点缀着五枚明亮的星子。

    下一秒,他就知道了――秦希都看出来了。

    “你叫唐正,对吧?”秦希眯着眼睛,笑着看向他,“你觉得,在一个星主面前,临场研究秘传武技,找回时空之外你曾见过的这局棋,很容易吗?”

    “哦哦,你看出来了啊……”唐正一边笑着,一边尽力地稳固着星力的流动。

    而随着秦希这一句话,方君寂跟唐小糖也瞬间明白了。

    唐正见过这局棋。

    唐正知道这局棋该怎么下才能赢。

    但是,他记不全!

    一个会下棋的人记得自己喜欢的棋谱很容易,但是,像唐正这样根本不会下棋的人,能记得一两步就不错了,就算看过无数次攻略,也不可能把后续的棋路全部背下来的。

    所以,他需要借助一样东西……

    时间!

    只有时间,能够让他重新看到他见过的那一局棋题。

    但是……以他现在对星象的调用,真的能够做得到吗?

    【一本书开局荒唐,过程扯淡,可越到结尾越想写,什么鬼……】

    .(未完待续。)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