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2章 没有怪,有点怪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进书架 下一章 回目录
    空空的村落里连蛇虫蚂蚁都没有,只有燃烧的纸钱,发出的“啪嗒、啪嗒”的声音。

    恐怖?唐正倒没觉得有多恐怖。

    十年的游戏生涯,什么悬魂梯副本,什么酆都地宫副本,什么尸气冥域副本,都被他来来回回碾压了百八十次,口味太轻的地图,反而法满足他。

    既然没人,也所谓礼貌了。

    唐正借着昏暗的夜色,直接找了间屋子推门就进。

    一进去,桌上有几个火折子。

    唐正吹燃了桌上的灯烛之后,看到了墙边了放着的两个大箱子,左边的箱子上,刚好写着一个大大的“衣”字。

    认识这个世界的字是个好消息,说明他不用当文盲。

    唐正翻出一套干净的白色小衣穿上,又翻了翻,找到一件和自己的紫金腰带挺搭的深紫色长袍。

    “没拿错吧?”唐正的鼻子动了动,从衣服上闻到一种奇异的香味,像是花香,又像是果香。

    再三确定对襟的方向是男式的之后,唐正才伸手穿上,穿好衣服之后他又回到桌边,顺手把剩下的几颗火折子也揣进兜里。

    然后,他一抬起头,突然看到门上浮出一只眼睛,正冷森森地盯着他。

    那只眼睛昏黄而浑浊。

    就好像见过了世间一切惨事,带着那种摄人心魂的不详味道。

    可是,身为一个资深逗比,唐正此时却是笑满了一脸,扬起手打了个招呼:“i~”

    那只眼睛立刻消失在了门上!

    唐正眼底笑意迅速一收,左手攥紧树枝,步跟了过去,拉开了那扇门,几乎是在以手拉门的一瞬间,他的身子就已经闪到了墙边。

    然后……

    “啊啊啊啊啊,门……少爷,我还没敲,这扇门……它居然自己打开了!”门外传来了一声弱逼气息十足的尖叫。

    叮叮当当。

    紧接着,门外一阵叮铃哐当,像是锅碗瓢盆一股脑儿被打翻在地上似的声音。

    ……

    外面是一主一仆。

    一个身穿单薄青色长衫的生,带着一个才十四五岁的小僮。

    唐正一脸奈地从门后面走出来的时候,那两个人的脸色都是唰白唰白的。

    这场景让唐正回忆起来,他有一次在悬魂梯副本抓鬼抓得正起劲的时候,刷出来几个反向任务的玩家,还没等他动手,那几个玩家就被地图吓尿了,其中一个还把他误当成了b。

    “你,你是……是人是鬼,你别过来……”那个小僮拽着他们家少爷的衣角,朝着唐正尖声问道。

    “别紧张别紧张,”唐正摊开双手以示清白,“我不是坏人。”

    “不是坏人,那……是坏鬼吗?”小僮抖着声音追问。

    “小……小季,子不语怪力乱神。”那个生打扮的年轻人制止了僮一声,脸色煞白地勉强挤出一点笑,朝着唐正一拱手,“对不起,我的僮……太,太失礼了。我叫田,是乌龙镇唐家堡聘请的西席,我在赴任的路上迷路了,误入了这个荒村,请问,是否可以在此借宿一晚?”

    唐正看到了田明明和小僮一样发白的脸、哆嗦的嘴唇和一直在打颤的双腿,他歪了一下头,也没揭穿他,侧身一让:“进来吧。”

    屋子里果然暖和很多。

    田又跟唐正道了谢,从包袱里拿出三块面饼,小心地询问道:“天色晚了,兄台应该也没吃东西吧?”

    “我吃过了。”唐正笑着摇了摇头,道了句谢。

    唐正肚子里还有半碗泡面,倒不是特别饿。

    再说了,虽然田已经对他放下了戒心,可他还没对田放下戒心,吃食还是不要乱拿的好。

    田一边吃,唐正就在一边仔细观察着。

    放两个陌生人进来是要承担危险的,唐正之所以愿意承担这个危险,实在是因为他需要找个人掏点话,了解一下这个未知的世界。

    只不过,田应该是属于很有教养的大家子弟,吃东西很安静,一句话都不说。

    等到吃完之后,唐正还没开口,他就先说话了:“兄台是否知道,这荒村为什么家家户户门口烧纸,却没有半个人影?”

    “不知道,我也是迷路了,才误入了这个封门村。”唐正说。

    本来只是寻常的一句答话……

    可是,没想到“封门村”三个字一出口,小僮忽然发出了比刚才看到门自动打开还惊恐十倍的尖叫!

    而田脸色,突然又白了……

    紧接着,唐正眼睛一瞪。

    他看到田的身后呼地一声,竟然窜起了一把两人高的大刀的虚影!

    整个屋子,都被那把大刀的虚影映得亮如白昼。

    唐正一脚踹翻了桌子,飞地一个闪身,将桌子挡在自己身前,捏紧手上的树枝,大声喝问:“什么东西?”

    “呃……”田看着原本昏暗的屋子突然亮了起来,愣了一下,立刻连声道歉,“对不起,对不起……”

    “怎么回事?”

    “我,我一紧张就就就这样……实在是不好意思。”田连声道歉。

    “你们在紧张什么?”唐正揉了揉被僮的尖叫刺激得不行的耳朵,职业玩家的耳朵可是很珍贵的!

    “封……封门村……”小童的声音,已经带上了哭腔,“封门村是西疆十三镇人不知人不晓的**,你居然会不知道?”

    “……”

    “听说封门村里镇压着什么东西,凡是进了封门村的人,都……都不可能活着出去……”

    “既然不可能或者出去,那传言是谁传的,鬼吗?”唐正反问。

    田和他的小童又愣了一下。

    对啊,都没有人活着出去,那些被传得活灵活现的鬼,是谁传出来的?

    田干干地一笑,背后的大刀虚影渐渐淡了下去:“对不起,身为拥有豪强级星象――霜刀的田家后人,竟然会这么胆小没用,让兄台见笑了!”

    唐正冒出头来,伸出一只手,戳了戳空气:“星象?霜刀?”

    “呃,你不认识霜刀?”

    “难道我应该认识霜刀?”

    两个人大眼瞪小眼。

    “兄台是从很远的地方来的吧?”

    “嗯。不是一般的远……”

    “对不起,是我失礼了。”田站起来道歉,“我们田家是罪臣之后,西疆十三镇论谁看到霜刀,都会知道这就是背叛家主、打开了图伦关的罪臣后代。”

    田将自己的身份说得坦坦荡荡。

    而唐正对什么家主,什么罪臣,也没有太多的概念,当然也就没有什么反应。

    而田见唐正对他的身份毫反应,话也慢慢变多了起来。

    谈着谈着,从田那里,唐正也旁敲侧击地粗略了解了一下这个世界。

    星曜大陆,从紫金帝国覆灭之后,中原九州就再没有出现国家的建制,各大世家划地割据,顶级世家七门,上品世家十门,中下品世家六七十之数,此外还有名山大川中林立的宗门上千――这是一个强者辈出的时代!

    论是世家子弟,还是底层乞丐,每个人一出生,一定会拥有自己特有的星象。

    千万种人可能有千万种星象,可论星象怎么不同,都会有同样的九个节点!

    那就是,九星命宫。

    一旦实力到达瓶颈,就必须牵引主星的力量,来点亮自己的一个命宫。

    十四主星分别是七杀、破军、廉贞、贪狼、紫微、天府、武曲、太阳、太阴、巨门、天相、天机、天梁、天同,每一个主星的特性都不一样,引星的凶险程度自然也大有不同。

    传说“九星亮为星主,超越九星即封神”!

    “那你几星?”唐正笑眯眯地问道。

    “我的霜刀是豪强级星象,我天生就点亮了一星,天机星入我命宫……”

    “那你不是很强?”唐正鼓掌。

    田脸红,摇头。

    “但是,你刚才说了,一个人的资质由高到低分为世家级星象,宗族级星象、豪强级星象、名仕级星象和潜龙级星象,豪强级星象应该算挺强的了吧?”

    “我的资质是不错,但是……田家三星以上武者都被处死,子孙后代都被‘三煞镇星咒’封锁星脉,永生不能进阶!”

    “所以,你出生是一星,现在还是一星?”唐正问。

    “只要我身上还流着田家的血,我就永远会是一星!”田的脸上浮出一抹悲愤,“如果不是这样,我也一样策马西疆,征战沙场,实现自己的抱负……”

    如此严肃的话题之下……

    唐正认真不过三秒的逗比本质,让他冒出一个很跳跃的念头来――田这不就是小说里的废柴模板吗?

    凡是废柴模板,可是天生自带主角光环啊!

    唐正噗地吐掉叼在嘴里的半截树枝,拍了一下田的肩膀:“别丧气!田是好姓氏!”

    “呃?”田被拍得往旁边歪了一下。

    “你看,田。”唐正随手在地上画了个田字,“挡住左边右边日,挡住右边左边日,挡住上面下边日,挡住下面上边日,抽掉一竖站着日,抽掉一横躺着日,你以后一定桃花不断,妻妾成群,就算你自己实现不了抱负,生他个十几窝,子孙后代总有一个能解封星脉,报仇雪恨的吧!”

    田和他身边的小僮,脸上都写满了呆。

    好半天之后,田才弱弱地问道:“兄台……你,你一直都是用这么特别的方式安慰人的?”

    “我还有特别的方式?”唐正眯着眼睛笑起来。

    “啊?”

    “要不我来给你讲一个废柴惨遭退婚之后,出任**,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的故事?”

    “好……”

    于是,唐正又给他讲了一个超简略版的《斗破苍穹》。

    田听完之后沉默了,房间里一下陷入了寂静。

    烛光跳动在他的脸上,似乎在他的眼睛里映出了一丝异样的神采。

    过了好一会儿,田站起来似乎想到了什么,朝着唐正拱了拱手:“刚才实在是失礼,只介绍了自己,却没有拜问兄台高姓大名!”

    “我?”唐正脸上的笑一僵,突然一下被问住了。

    他是谁?

    他还能是谁?

    他不就是一个卖金币卖装备的职玩?

    既不是站在舞台上受粉丝朝拜的王者组高手,也不是天梯竞技场的天榜大神。

    “如果一个人活得籍籍名,那么,他的名字即使说一百遍,也会被人转头就忘掉!”唐正笑着一挥手,揭过了这个问题。

    田盯着唐正。

    许久,他再一拱手:“兄台果然洒脱之人!就算兄台今天不说,我也相信,以后总有一天,我会从别的地方,听到你的名字被传唱……”

    “咦,真巧,我也这么觉得!”唐正笑得脸不红心不跳,忽而问道,“对了,西疆十三镇用的是什么钱?”

    “呃?”话题转折太突然,跳跃太,田一下又跟不上了。

    ――――――――――――

    谢谢帮忙手绘封面的小陌陌的基友同学~还有,手机客户端的友请重下载一遍目录,之前的排版有点问题,谢谢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