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四章 问心(求收藏)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进书架 下一章 回目录
    “这问心茶,纵然冲泡饮用,也有不可思议的效果,但似乎只有与坐忘茶道结合,才有增长神元的奇效!”

    方元端坐在桌前,望着其上小半斤不到的茶叶,陷入了沉吟中。

    收获这些之后,他按照梦中的习惯,对茶叶实验了几次。

    首先,就是直接冲泡,没有坐忘茶道一系列正心诚意、收敛心神的功课,结果味道冲击犹在,并且也有一定洗涤心灵的效果,但那种增长神元的奇效却消失了。

    这越发令他觉得,自己的师父问心居士,必然是一位奇人。

    而第二点,就更加令方元惋惜了。

    “这问心茶,第一次饮用效果最好,其后功效递减……应该有着一个极限,难道是耐受性的问题?”

    方元习惯性地将这些记录下来。

    通过实验,标准化,数据化,形成日后查验的依据,这也是他从另外一个梦中人生学习到的经验。

    纵然只有十八岁,但在那个梦中,他却仿佛经历了一生。

    可惜,自从成人之后,那个梦境就消失不见了。

    “得此灵物,就已经是侥天之幸,我又有着什么不满足的呢?”

    方元安慰着自己,又开始每天的巡视功课。

    “嗯,那株问心茶树应该怎么办?移植么?”

    他一边走着,眉头一边微微皱起。

    幽谷后面的种植园虽然隐蔽,却并非万无一失,纵然通过林员外的关系,方元拿到了幽谷连带附近十里的地契,奈何灵物的诱惑实在太大,他可不想将自己的安全寄托在别人的一念之间。

    那株问心茶树的异变实在太过显眼,若被发现,必然引来觊觎,因此还是要转移。

    倒是那些红玉稻种,因为是最低级的灵物,来历又较为清白,反倒没有多少可担忧的。

    “不知道灵米吃起来,又是何种滋味?”

    方元摸了摸下巴,感觉有些迫不及待,来到红玉稻田一看,顿时惊喜交加。

    在他面前,一株株火红色的秧苗破土而出,宛若小荷才露尖尖角一般,带着勃勃的生机。

    “真的发芽了?”

    方元大喜。

    毕竟,从问心居士的教导中,他知晓灵种仙种对福地的依赖很大。

    其它地方,也只有地气肥沃到极点,钟灵疏秀之处,才勉强有着三分指望,并且能培植的也是最低级的货色。

    红玉稻再不堪,那也是灵物!

    想不到真的可以被自己培植出来,若能推广开,恐怕归灵宗都没有自己富裕吧?

    ‘那个什么归灵宗,自以为了不起,但能天天吃灵米么?我就可以!’

    方元嘴角带起一丝弧度,眼角余光一瞥,突然间又叫一声糟糕,跑到稻田边缘。

    “这……”

    他看着眼前一幕,神情略微有些呆滞。

    就见在欣欣向荣的稻田边缘处,原本接壤的一块蓝星草坪,茎叶边缘泛黄,部分叶片呈现出枯萎状态,仿佛一下被夺走了生机。

    还有黄果树,葛粉藤……只要靠近红玉稻田的,都摆脱不了这个下场。

    “不会吧……我为了灵种,种在边上的植株,都是比较易活,还有肥地功效的啊……”

    方元看着这一幕,突然若有所悟:“这灵种实在霸道,竟然还能掠夺同类精气……不对,是因为我这里并非灵地福地,它要生长,必须如此!”

    一想到这里,方元顿时心急火燎地跑到茶园当中,细细查看问心茶周围。

    果然,这株灵植虽然越发生机盎然,但周围的茶树,却是不约而同地出现了萎靡的情况。

    “看来……日后培育灵种,要么必须单独种植,要么就必须地力跟上,否则对周围影响实在太大了……”

    方元咬着嘴唇:“目前的应急之法也有,左右不过地力不足,营养跟不上,一是加大施肥,还火液一日三次,周围最好再堆些火肥……一些材料有着缺口,正好找田老汉换取!”

    田老汉是外界药堂之人,负责收购药材,有时候也亲自入山采药。

    有一次被毒蛇咬伤,刚巧被问心居士救下,结下缘分,时常带进来些生活物资,与师徒二人交换药材。

    据问心居士所言,这老汉给的价格还算公道,是个实在人,方元也就一直保持着来往。

    反正他自己心里清楚,最近几次交易,自己培育的都是品质上乘,药效颇佳的好货,对方应该赚了不少才是。

    “小居士!小居士!”

    正想着,外面田老汉的声音就飘了进来:“老汉又来了。”

    “是田老啊,请进!”

    方元来到谷外,笑着将田老汉请入精舍。

    这田老汉手长脚长,尖嘴猴腮,仿佛一只大猿猴一般,眼睛里面带着一股山民特有的狡黠之气,背了一个大竹篓进来,气喘吁吁地放下,又搓着双手,赔笑道:“小居士你看看,上次要的东西,都在这里了……”

    “嗯,田老辛苦了!”

    这山路不近,普通人攀越起来都比较艰难,更别提带着这么多负担了。

    “上次的黄果已熟,您等等,我去取!”

    方元微笑道。

    “唉……”

    原本应该笑容满面的田老汉,此时脸上却是带着一丝踌躇之色,蓦然咬了咬牙齿:“这个……小居士,还有一件事老汉要告诉你,这交易,是最后一次了!”

    “哦?”

    方元眉毛轻轻一挑:“可是田老对上次药材不满意?还是嫌价格太高?这些都可以商量的?”

    “不不!问心居士培育的药材那是一等一,小居士你的更不用说,纵然深山老林里面的野生草药,药性都没有你的浓郁,只是……”

    田老汉双手乱摇:“总之不成了!”

    “好!”

    方元试探了一句,心里已经有了点底,又笑道:“既然如此,那至少这次还得钱货两清不是?田老请稍等,如今天色不早,吃过饭,喝完茶再走如何?”

    “吃饭?!”

    田老汉咽了口唾沫,仿佛又回忆起上次玉晶米的美味,脸上踌躇之意一闪,最终还是被馋虫压倒,嘴上说着:“小居士能舍两个饭团子给老汉,就已经心满意足了……”

    双脚却是立地生根,再也不动了。

    方元见此,顿时心里暗笑。

    玉晶米本来在外界也是小富之家才能吃得起的上佳良种,何况他所培植的珍珠玉晶米更是上品中的极品,前次只是招待了这老头一顿,就让他魂不守舍,找自己讨了点种子去,只可惜,不用看也知道结果。

    “田老说笑了,你难得进来一次,我又岂是如此不懂待客之道的人?”

    方元淡笑着,转入里屋,没有多久,浓郁的香气就飘了出来。

    田老汉伸长脖颈,使劲吸着鼻子,一副抓耳挠腮的猴急之相,看着实在好笑。

    “寒舍简陋,怠慢了!”

    没有多久,方元就捧着一个木托盘出来,上面是两碗米饭,两个小菜。

    菜是新鲜摘的黄瓜,嫩生生的,直接用泉水一洗,就切片上来,水珠犹在,青翠欲滴,玲珑剔透,简直不忍下筷。

    还有一叠小菜是酸豆角,小小的一盘,异香扑鼻,只是一闻就令人肚子咕咕直叫。

    “好!好!”

    当然,最耀眼的还是木碗中颗粒滚圆,珍珠一般的玉晶米,冒着的香气与豆角味道混杂,令田老汉的眼睛都直了。

    此时也顾不得客气,直接对着木碗扒饭,不时叫着:“好吃!好吃……呜呜……”

    风卷残云一般,直接干了三大碗米饭下去,又将配菜吃净,田老汉才不好意思地笑了:“小居士你的手艺,简直化腐朽为神奇,老汉也是在城里富贵楼吃过宴席的,根本没有一道菜能比得上你这里!”

    “来,还请用茶!”

    方元神色淡然,又端出一杯清茶。

    这茶是问心茶,却并非坐忘茶道,他早就准备拿其他人试试效果,今日田老汉主动送上门来,正当其时也。

    “好香!”

    纵然未曾经过一番手续,但泡出的茶汤也是宛若一波碧水,带着浓郁香气,消食解暑,令田老汉捧着茶盏的双手都有些颤抖。

    “这茶珍贵,老汉见所未见,莫非又是小居士培育出来的什么新品种?”

    他问了一句,见方元笑而不答的模样,心里有愧,也不敢再问,直接饮了一口。

    轰隆!

    茶汤入口,宛若一道玉龙瀑布,从高空冲刷而下,洗涤心灵,又逆流而上,直冲脑门,田老汉顿时想起了自己的一生,幼年贫苦,青年奋斗,到了现在,却还在蝇营狗苟中过活,不由悲从中来,两行清泪不自觉地流下。

    前面的方元,顿时就欣赏到了田老汉各种有趣的神态变化。

    “呜呜……小居士,我有愧啊!”

    突然间,田老汉嚎啕大哭起来,直接跪下:“问心居士救了老汉一条性命,我却被外人收买,要断你生路,老汉简直不是人,猪狗不如!!!”

    “这……”

    方元有些呆滞,想不到问心茶的效果如此之好。

    不过,他细细打量这田老汉,又是摇头:“没错,若无坐忘茶道,并无增长神元之能……否则他根本不会是现在这个神态!”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