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804【咳咳咳】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进书架 下一章 回目录
    “啊嚏!”

    张万腾站在路边吃着油条,不时掏手绢打喷嚏,喉咙肿疼得想把扁桃体吐出来。

    春天万物复苏,各种病毒也在复苏,张万腾就不幸中招,染上了春季流行性感冒。此时他发着微烧,全身乏力,咽干喉痛,幸好日本西医给力,否则今天早上都起不来床了。

    张万腾腋下夹着个公文包,里面装了四枚炸弹。对于行刺活动,他只是个初哥,连怎么击发炸弹都是刚学的。

    张万腾的父亲是日本老间谍,甲午战争期间就在天津活动,直到15岁生日那天,张万腾才知道自己是中日混血。然后,他被送往上海同文书院,接受了两年的间谍培训,随即加入孙传芳的部队搞后勤,负责为日本提供政治经济情报。

    直到孙传芳势力覆灭,张万腾已经当上了某部的后勤处长,跟着部队一起投靠南京国民政府。就在此时,张万腾患上了严重肺病,在家休养足足一年,错过了仕途晋升的最好时机。

    十年过去,张万腾岁月蹉跎,只在江宁县当一个小小的副科长。他每天上班下班,妻子贤惠,儿女双全,若非定期给接头人递送情报,他都快忘了自己的间谍身份。

    像张万腾这种日本间谍,在中国数不胜数,他们的情报工作效率极其低下。

    这些情报要送到特高课去汇总,但特高课行事粗暴,手段低劣,往往汇而不总,一股脑的发往总部沾灰尘。有时候信息太多,又不能抓住重点的话,那等于是没有得到信息。

    英法两国的驻华官员,就经常嘲笑日本间谍机构,认为日本人花十分金钱、十二分精力,却只能做出五分的成绩。

    报效大日本帝国?

    张万腾早就没了那分精神,他只想好好过日子,就连平时递送情报都很敷衍。

    但黑龙会和特高课派他去行刺,让他当死士,张万腾却必须照做。听从命令,已经成了一种习惯,他对此不敢违抗,否则他和妻子儿女都要遭殃,他远在天津的老母亲也会遇害。

    间谍没有回头路,要么死,要么继续做。

    “咳咳咳咳!”

    张万腾捂着嘴连声咳嗽,一咳起来就止不住,感觉自己的肺都要咳出嗓子眼了。

    一个青年从他身边经过,低声说道:“周赫煊过来了,坐的是黄包车。第一辆车是保镖的,周赫煊和女秘书坐在第二辆车,后面还有三辆是保镖和行李,大概几分钟以后就会到这里。”

    张万腾顿时紧张起来,忐忑不安的站在路边等待。

    又过了两分钟,那个青年突然坐着黄包车而来,急切道:“目标临时绕了岔路,我们直接去火车站堵截,快点上车!”

    张万腾连忙爬上黄包车,由于行动剧烈,牵动肺部又是一阵剧烈咳嗽。

    春寒料峭,快速前进的黄包车,带着风儿使劲往身上吹。

    张万腾感觉自己的感冒更严重了,半夜退去的高烧,又有卷土重来的征兆,他难受得只想闭眼睡上一觉。

    站在火车站外边,张万腾拿出一本《明诚文集》,假模假样的阅读起来。

    这是他的行刺道具,他要假装周赫煊的崇拜者,以索要签名为借口试图接近,到时候不管用枪还是用炸弹,都能更加准确的命中目标。

    “人来了!”

    青年从张万腾身边走过,丢下一句话立即消失。

    周赫煊果然来了,就停在火车站外面。

    朱国桢首先下车,手藏在袖中环顾四周,孙永振跟在周赫煊身边,负责警戒侧后方的情况。于珮琛指挥两个随从,负责搬运行李,这两个随从都是饭店雇来的可靠之人。

    至于国党特务沈醉,一直在跟周赫煊聊天,他扮演的是通讯社特派记者,要对周赫煊进行长期采访。

    张万腾深吸了一口气,快步朝周赫煊走去,突然做出欣喜的表情:“周先生!真是周先生!”

    “站住!”朱国桢呵斥道。

    张万腾扬起手中的《明诚文集》,笑道:“我是周……咳咳,我是周先生的书迷,想请周先生要个签名。”

    朱国桢对于珮琛说:“于小姐,你去把书拿过来。”

    于珮琛吩咐好随从携带行李,又付了黄包车费,才走到张万腾面前摊手道:“你好,请把书给我。”

    “啊?好!”张万腾有些懵逼,下意识的把书递给于珮琛。

    这跟预想当中不一样啊,按照正常情况,他是可以走到周赫煊身边的,现在足足隔了七八米远。

    周赫煊很快在书上签名,让于珮琛交还给张万腾。于珮琛微笑道:“先生,很抱歉,为了周先生的安全着想,不能跟你当面交流,感谢你对周先生的支持。”

    “没……没什么,咳咳咳咳!”张万腾止不住的咳嗽起来。

    于珮琛问:“先生病得很重,快去看医生吧。”

    张万腾随口编造谎话说:“我已经吃了药的,现在要去上海出差。周先生也是去上海吗?我在今天的报纸上看到,周先生要前往英国参加英王加冕礼。”

    “是的,”于珮琛很有礼节的微笑道,“先生,告辞!”

    周赫煊等人随即走向车站大厅,张万腾也提着公文包往里走,试图寻找最佳的时机下手。就算他的枪法很好,此刻也很难命中,因为周赫煊被保镖和随从团团挡住了。

    至于扔炸弹,那些保镖眼观四路、耳听八方,扔出去的炸弹很可能被踢回来。

    越往车站内部走,人流量就越大,张万腾咳嗽着朝里面挤,距离周赫煊越来越近。

    负责后方警戒的孙永振低声道:“刚才要签名的那个人,一直跟着我们。”

    于珮琛解释说:“他要去上海出差,说不定还是跟我们同一班火车。”

    沈醉突然笑道:“这人有问题。”

    “有什么问题?”朱国桢和孙永振都没看出来。

    沈醉解释说:“他很紧张,而且一直盯着周先生看。”

    于珮琛道:“他是周先生的崇拜者,应该是见到偶像很兴奋吧。”

    “也有可能。”沈醉虽然拿不准,但还是用眼角余光,死盯着张万腾的一举一动。

    车站大厅内部的人太多,扔炸弹是没机会了,有可能半路碰到旅客给弹回来。张万腾也可以选择拉掉保险栓,心头计算秒数,直接往周赫煊那堆人扑去。但那样难度太高,不一定把周赫煊炸死,毕竟几个保镖都护着呢。

    沈醉看到张万腾把手放入公文包,顿时紧张起来。见对方从包里掏出一张报纸,他才稍微安心,同时好笑自己太过敏感。

    事实上,南京黑龙会和特高课专业特务,这几天一直受到国党特务的监视。特别是那些有能力执行暗杀的,更是重点监控对象,毕竟南京属于国党特务的主场。

    反而是张万腾这种普通情报人员,属于遗漏的目标,而且也无法监视,因为对方根本没有暴露过身份。

    路过检票口的时候,周赫煊等人正在排队通过。

    张万腾突然跑过来,对检票人员说:“朋友,我的车票买错了,到上海的那一趟车是什么时候?”

    “十点半。”检票人员随口回答。

    “哦,谢谢啊。”张万腾说道。

    路过周赫煊身边时,张万腾突然弯腰连声咳嗽,右手探进包里把手枪掏出,并用报纸遮挡住旁人视线。他突然站直,枪口隔着报纸对准周赫煊,全力扣动扳机。

    就在开枪的一瞬间,沈醉手里的拐杖高高扬起,猛地击打在报纸上,枪口随之向上倾斜。

    “砰!”

    一颗子弹从周赫煊头上斜飞而过,距离头皮只有10厘米左右,随后命中远处的天花板。

    还没等张万腾开第二枪,沈醉和朱国桢已经先后扑出,把枪手死死摁在地上。而孙永振则紧张的护在周赫煊旁边,让周赫煊赶快蹲下,防止还有其他的刺客补枪。

    “啊!”

    检票口的旅客惊叫着奔逃,周围瞬间变得空荡荡。

    车站警察快速赶来,只见刺客被两个大汉按住,满脸通红的咳嗽着:“咳咳咳咳咳……”

    这回真不是装的,张万腾很想再看看医生。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